从零开始学英语口语教晒英语口语、作业打卡、

  “今天到底可以跟老师学习吹奏简单的曲子了,课后反复练习了好多遍,记住老师强调的要点,一是划节奏,二是打节拍,下面吹一段请老师指教。别说真正录起来还有点紧张,错了好几个音符……”

  去年9月,自称已到耄耋之年的“燕山观虹”同学加入了“从零开始学口琴”这门网课,从此每周必交作业打卡,风雨不改。“退休了最大的资源就是拥有时间,闲下来没事就看看课堂的视频,拿起口琴吹一阵子,再听听学友们吹的曲子,其乐无穷哦!”“燕山观虹”在网上分享自己的老年学习心得。

  

从零开始学英语口语教晒英语口语、作业打卡、花式点赞老年人的网上大学还能长这样?

  因为学习勤快,去年年底她还抱了个奖,奖品是免费兑换“养老管家”的一门会员课。

  “养老管家”是国内第一个手机版老年大学,2016年8月登陆微信公众号和App应用市场,并在半个月后迎来了首批5万粉丝。两年多的时间里,养老管家App下载量突破百万,微信网站浏览数累计超过1200万。

  跟同一赛道的其他玩家相比,养老管家创始人张东民并不认为老年人流量可以直接变现。张东民评价,很多做老年服务的公司都是用互联网打法,英语入门把老人流量聚集以后,在平台打广告、做电商,想挣快钱。

  “但是,这种打法我还没看到做成的。”张东民很肯定地说,“做老年人教育,想快肯定不行。”

  张东民从2012年切入养老行业,先后做过养老地产、居家养老服务站和老年人智能硬件,但是三块业务都没有跑出来。“这些模式都不对,太重了。到现在我依然觉得这样走不通。”张东民说。

  2015年底,张东民开始尝试做内容,然后搭进自己研发的智能硬件里,思路依然是卖硬件。这时好友提醒他,很多老年人已经开始用手机和微信。

  2016年可以说是老人使用微信的爆发年。根据2016年的微信官方数据报告,在月活跃用户中,55岁以上用户占1%,这是老年人月活数据首次被微信数据年报提及。而据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统计,截至2016年6月,50岁以上的网民占网民总规模的9%,约为6390万。

  张东民恍然,“世道变了,老年人跑步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。”于是在2016年3月,他放弃了硬件思维,转攻线上,利用互联网平台搭建自己的产品。

  2016年8月,养老管家的App、公众号和内置于微信的“轻型App”同时上线,微信是主打渠道,因为要借助微信生态的影响力。

  最初的课堂类型以名医讲座、慢病管理类等医疗节目为主,辅以歌曲相声等娱乐频道。张东民表示,为了制作医疗节目,他们找了国内50多位三甲医院的主任级医师来录制短视频。

  于是,9月初张东民做了一次市场调查,主题是“现在的老年用户都喜欢什么”。张东民从5000多份问卷中发现,老年人的需求并非是医疗健康讲座,而是“琴棋书画茶”。“我们的用户原来都是一群活力老人、文化老人。”张东民笑着说。

  2017年的养老管家用户画像调查也印证了这一点:55-70岁的用户占比超过80%,大专以上学历的超过50%,一二线%,一半以上的人开通了移动支付。

  “一定程度上,老年教育、文娱活动也是‘刚需’。”张东民分析,“其实是弥补遗憾。他们经历过很多,苦日子过过,富日子过过,现在还有很多东西想去体验。”

  掌握了老人的需求,养老管家开始研发新的课程。2016年10月,全国第一档老年英语在线教育节目《英语天天说》上线。《英语天天说》采用音频的形式,有一位老师主讲,内容以日常对话交流为主,语速较慢,适应老年人的节奏。用户可以自己录音,也可以把录音“晒出来”,让大家点赞评论。上线第一天,《英语天天说》的播放量就突破1万。

  渐渐地,养老管家的云课堂变得丰富起来。声乐书法、绘画朗诵、舞蹈太极、茶道烹饪、相声评书、运动健身等等类型都包含其中,开设视频课程数超过120门,音频节目近万集。高峰时,养老管家的日活用户达到百万。目前,养老管家在腾讯视频上的播放总量有2154.9万。

  张东民认为,做好课程内容是第一位。养老管家的云课堂分付费和免费,大部分课程都坚持自己生产。课程团队共16人,占公司总人数一半以上。

  “优质内容一定要机构来做,UGC的内容解闷行,学习学不了。”把课程内容做好,让更多老年人都能喜欢,而且还能学会,是张东民坚持自己做课程的原因。

  课程策划负责人贾莎莎举例说,养老管家的课程与其他全人群课程明显不同。比如乐器课,他们会选择50岁以上用户人群最耳熟能详的经典曲目,把每个教学步骤拆解清楚,力求在10节课之内,就能让用户学会弹奏简单曲目,增加成就感。在聘请老师时,养老管家更看重的标准也是老师是否足够耐心、能不能把课给老人讲明白。

  学员的评价是最直接的反馈。“前段时间网络不好,落下许多课。老师教的耐心,通俗易懂。对于乐谱白痴的我,还得努力学习,谢谢养老管家的老师们。”昵称为“瑞雪”的学员在口琴课上留言。

  在朋友的推荐下,今年60岁的翟阿姨也开始用养老管家,对赵世民老师教的“音乐与养生”课堂尤其着迷。“每天早上我就到那教学楼后边的水池边上,想象那水的河流冲你的血管,冲你的脚后跟,然后咱们吸气,喊‘巫——’。那个老师就是这么教的,我觉得讲得特别好,每天带上我的小徒弟一起去练。”翟阿姨在电话另一头,情绪高昂。

  在手机上晒作业、点赞互动、交流观点,已经成为这些年过半百的“学生”日常。

  “试一下,看我吹的怎么样,不要见笑。再慢慢地练吧,只能吹到这样了。” 昵称为“一粒麦子”的学员把自己的口琴练习录音晒出来,这是他完成的第16个作业。

  Great,Very good,Wonderful,You are awesome…… 看到“荷塘月色”同学在《英语天天说第三季》交上的第180份作业,很多学员不吝给出了花式夸赞。

  作业打卡、点赞评论、留言获得精选等可以赚积分,等积分攒够了学员就可以换付费课程。

  有一些老年人应用也有积分设计,但其规则是以积分+现金消费的方式换取商品。张东民觉得老年用户和一般用户不同,不认为把老人流量聚集起来就可以变现了。“老人的消费心理很谨慎的,”张东民说。

  养老管家的课程至今也没有掺广告。“不是不想赚钱,怕守不住。”张东民说,找他的人很多,但是两年前他就给自己立下了不接广告的规矩。“我觉得给老年人做的内容应该有温度。”张东民用手指向养老学堂的标语,“就像这上面写的:健康、快乐、每一天。”

  未来两年,张东民依然把重点放在课程研发上。“先把课程做全,让老人想学的课都能在我们这儿找到。”张东民说,找到付费转化率较高、且受广泛喜爱的课程以后,养老管家可能会把这些课往深了做,增加与同类课程的竞争力。

  关于课程可能被抄袭的问题,课程策划负责人贾莎莎表示“的确无法规避”,也确实发现养老管家被一些同类平台原封照搬课程体系,有的连课程名称都懒得修改。贾莎莎说:“我们只能做更好,更加修炼好自己。”

  虽然用户数量可观,张东民还是觉得,“养老管家从成立到现在,心里一直有根弦。”

  张东民指的是付费用户比例。目前,养老管家的付费用户有两万多,他并不满意。“有的老人不能理解,在手机上学习为什么要收费?他们愿意花钱旅游,但是为知识付费的意识还没有形成。”

  于是半年前,张东民再次决定转向。这一次,张东民的决定是从TO C转到TO B和TO G。

  “社区老年教育是政府很头疼的一件事情,他们有(采购老年教育的)需求。”张东民说。

  根据《老年教育发展规划(2016—2020年)》,到2020年,全国县级以上城市原则上至少应有一所老年大学,50%的乡镇(街道)建有老年学校,30%的行政村(居委会)建有老年学习点,以各种形式经常参与教育活动的老年人须占老年人口总数的20%以上。

  而根据中国老年大学协会的数据,目前全国共有7万多所老年大学和老年学校,在校学员仅800多万,约占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3%。

  “凌晨三四点起床排队,找关系、走后门,自备凳子旁听,站在教室过道听,为了能上学,老人们个个使出浑身解数。有的老人甚至一进校门,终身不毕业,完全把老年大学当成了养老机构。” 今年两会,全国政协委员、四川省民政厅厅长益西达瓦生动地阐述了老年大学“一座难求”的现状。

  除了供给数量远远不足,老年大学的教学质量也难以保障。以四川省为例,99%的老年大学仅仅依靠募集资金以及学员交纳的学费办学,93%的老师靠临时聘用,80%的老年大学没有稳定的教师队伍。

  养老管家就此找到突破口。张东民和芥末堆记者表示,目前养老管家已经和一些地方政府合作,进入到十个社区,其中包括一个三线城市。“可见老年教育确实有需求。”张东民说,“未来三年,我们的计划是进入100个社区。”

  社区合作的具体方式是由政府采购养老管家的服务,养老管家在社区活动室投放硬件设备和云课堂,供社区里的老人免费使用。除了缓解老年大学学位不够的问题,云课堂的灵活性也弥补了老年大学因为报名人数不够,开不成课的缺陷。

  此外,云课堂走入线下,内容也会有所不同。张东民介绍,养老管家主要会从结合地方特色和增加课堂互动两方面做调整。“比方说,广东人可能爱听粤剧,那广东的社区就会投放更多这样的课。手工课可能更适合互动,那这方面的课也会增加。”

  养老管家正在研发一套和课程配套的志愿者系统:根据志愿者的居住地、空余时间和特长等信息,和各社区的老年课堂做匹配,请志愿者到线下给老年人做课程辅导,从零开始学英语的软件促进老人的学习体验。志愿者也会有实习证明。

  “我不是只想赚政府一笔钱,我是希望这个课程真的用起来,去建立各种各样的社群。如果机器一个月不开一回,没有意义。”张东民说。

  除了政府,也有企业愿意买单。张东民透露,养老管家已经和一家地产商达成合作,是其小区的老年教育独家服务商。

  直接对接企业以外,养老管家还挖掘了“粉丝用户”的力量,即通过招募“网络老年大学校长”,邀请对养老管家有深度认同、同时自己也是老年大学校长或者相关机构负责人的“粉丝用户”亲自和当地机构联系,牵头把社区的老年大学开起来。张东民表示,做这个事情一方面是为了课程推广,另一方面也是想以这种方式倒逼地方政府关注社区的老年教育。

  根据2018年的《中老年互联网生活研究报告》,71.9%的调查对象认为天伦之乐极为重要,但大多都能理解子女工作压力大、无法伴其左右。40.1%的调查对象很看重老有所为,26.1%的调查对象非常重视跟上网络时代。

  老年在线教育,也许就是这些孤独又要强的老年人寻找精神寄托的出口。给自己起个独特的网名,用社交软件social,解锁一项新技能,这些尝试让他们的晚年生活变得热闹而丰富,也令他们对这个时代有了更多融入感。

  而比起老年大学的“一座难求”、不稳定的师资,老年在线教育在资源整合、课程推广、运营成本和上课的灵活度上都更有优势。网络老年大学、互联网养老,有没有可能成为养老服务的主流形态?答案令人期待。